新乡市华夏邵雍易学文化研究会新乡市华夏邵雍易学文化研究会

邵雍故事邵雍故事

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 邵雍故事 > 故事详情

邵雍传说故事——帮人打官司

阅读:1068 发布时间:09-19 来源:本站

王更贫穷,和老母靠几亩薄地维持生活,每日起早贪黑,辛勤耕作。勉强度日。

王更的地紧邻村里一个财主的地。财主心狠手辣,贪得无厌。自己有良田百亩,却还想霸占王更的几亩薄地。今天占一寸,明天侵一尺。一来二去,王更的地让他霸占了一多半。王更看在眼里,气在心里。财主有钱有势,王更敢怒不敢言。

一天,王更下地干活,见自己的地被财主快侵占完了。庄稼汉没了地怎么生活?地是庄稼人的命根子,夺了地等于硬把人往死路上逼。王更再也无法忍受,就求人写了状纸告到县衙。

县官看了状纸问:“王更,你的地被侵占可有证据?“王更说:“原先的地东西宽六丈,现在只剩两丈多,这是明摆着哩,要何证据?”县官又问:“你可敢与他当堂对质?”王更说:“情愿对质。”

县官传来财主说:“王更告你侵占他地,可有此事?”财主说:“大老爷,他是诬告,他的地一年前就卖给我啦。他现在还在种,占了二丈多地不给我,我没告他,他倒来告起我了。求老爷给我作主。”

王更忙分辨说:“老爷,休听他胡言乱语,我什么时候把地卖给他啦?有何为证?”

财主“嘿嘿”一声,冷笑说:“现有文书为证!”县官道:“把文书呈上。”财主递上文书:“老爷请看。”

县官接过文书,但见上面白纸黑字。写的清清楚楚,王更家贫自愿将几亩薄地卖给财主。上面有保人、证人、说合人,一应俱全,还有手印。县官又传来当事人等,当堂对证。一个说我是证人,一个说我是保人,一个说我是说合人,又一个说:“王更,明明是你自己情愿卖地,当时还是我写的契约。你母亲还摁了手印哩。”

县官一听,把惊堂木一拍:“刁民诬告!拉下去重打二十,轰下堂去!”

原来是财主侵占了王更的地,并预先买通当地几个无赖,伪造了卖地契约,又骗逼王更年迈老母摁了手印。王更万没想到被侵占的地没要回来,连剩的地也名正言顺成了财主啦。自己反落了诬告的罪名,遭到一顿痛打。这冤枉向哪里去诉?难道老天没眼,让我受这不白之冤?没了地,往后我母子俩如何生活?王更越想越气,越想越伤心,不觉大哭起来。

这天,邵夫子访友途中,见王更哭的伤心,上前问道:“青年人,有什么难处?如此伤心?”

王更见是乐于助人的邵先生,知他常帮穷百姓排忧解。就把自己的告状经过讲了一遍。

邵夫子听王更讲的确切,说:“这个糊涂县官,怎能如此定案?青年人,你别伤心,你再去击鼓鸣冤。”王更说:“我刚让痛打二十,轰了出来,实在不敢再去了。”邵夫子说:“你到大堂只需如此如此,保证你打赢官司。”王更一听连声称妙。

王更二次到县衙,大喊冤枉!县令见又是王更,就没好气的说:“大胆王更,还有什么冤枉?”王更说:“禀老爷,财主的契约纯属伪造。”“胡说!人证、物证具全,怎能是伪造?你有可证据?”“要证据,实实是没有,不过老爷可把证人、保人等一个一个单独过堂,问他们立字据时,吃饭喝酒了没有。问他们喝的什么酒,在哪家饭馆,几个碟子,几个碗。什么时候吃的饭。如果他们个个说的都一样,立的字据便是实。我情愿不要地。若是个个说的不一样,驴嘴不对马尾,说明字据是假的。财主自然是霸占我的地。望大老爷明察,替小人作主。”

县官听王更一说,觉得挺有道理,怪自己一时糊涂,草草定案,岂不冤枉好人?于是,传来一应人等,分别审问。结果,有说吃饭的,有人说喝酒的,有说光吃饭没喝酒,有说在张家饭馆,是中午吃的饭,有说是在李家酒店,是晚上喝的酒。说得乱七八遭,牛头不对马面。

县官见状大发雷霆:“大胆狂徒!竟敢作伪证,伪造契约,欺哄老爷,给我拉下重刑侍候!”众衙役一声堂威,吓的众人屁滚尿流,只好招了实情。财主只好乖乖地把地还给了王更。此后,王更更加勤奋耕田种地,奉养其母。他逢人便说:“要不是邵先生给我出主意,我的地就完了,我母子俩就不会有今天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