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鄉市華夏邵雍易學文化研究會新鄉市華夏邵雍易學文化研究會

邵雍遺址邵雍遺址

您現在的位置:首頁 > 邵雍遺址 > 遺址瀏覽

擊壤亭

閱讀:765 發布時間:09-15

擊壤亭

擊壤亭的柱子上有三副對聯。第一副的上聯是“河出圖,洛出書,觀象玩占,明乎理亦達乎數”;下聯是“冬不爐,夏不扇,覃思刻勵,經其地如見其人”。上聯中的“河出圖,洛出書”,是說伏羲時代,黃河中出現了一匹龍馬,龍馬背上有張圖,叫做“河圖”;夏禹時代,洛水中有一神龜,神龜背上馱著一部書,叫做“洛書”。“河圖洛書”是中國易學關於八卦來源的傳說,因此《周易·係辭》上說:“河出圖,洛出書,聖朋0之。”這副對聯借用這個傳說來點明邵雍終生研究的學術內容是易經。邵雍根據“河圖洛書”來觀察天地萬物之象,玩味占卜其中的規律與道理,明白懂得了以理為基本概念的新儒學,透徹通達了陰陽五行、生克製化之理和推測人事吉凶的象數學。下聯的意思是讚揚邵雍治學精神的,是說邵雍為了讀書,冬天顧不得生爐子,夏天來不及舉扇子,深深地思索,深深地考慮,刻苦勤勉,琢磨推敲。這種學習精神感人至深,使得每每經過邵雍讀書學習的地方,就如同見到邵雍其人一樣。

第二幅對聯是:“精義入神,著《皇極經世》六十卷;同聲相應,有夏峰繼軌五百年”。“精義入神”,也是《周易·係辭》中的話。“精義”,指精微的道理;“人”.是達到;“神”,是寂然不動,即隨心所欲的神妙境界。全句的意思是:邵雍研究的精密理論,已經達到了出神人化的境界,因而寫出了六十卷的舉世名著《皇極經世》。下聯的“同聲相應”,出自《易經·乾卦·文言傳》,意思是,天下萬事萬物之間,相互感應,相同的聲調產生應和,相同的氣息產生吸引。因此,和邵雍相隔五百年之久的明末清初中國三大儒之一的孫夏峰(即孫奇逢),宗邵雍之衣缽,繼邵雍之軌道,和邵雍同聲相應,都成為著名的一代學者。這兩副對聯係輝縣縣令康曾定所題。

第三副對聯的上聯是“理數演蘇門,高節真同清白水”;下聯是“春陽回黍穀,舉世皆登安樂窩”。上聯的“理數”,是指“理學”與“象教學”;“演”,是“演繹”,“研究學習”的意思。邵雍的高風亮節,就像百泉水一樣清白純潔。史書記載,邵雍作為一代儒學大師,不僅注重學術思想的探究,而且還極為注重個人道德品質的修養。

他的立身、行事、為人,成為後世人們效法的榜樣。下聯的“春陽回黍穀”是一個典故:據《太平禦覽》記載,戰國時代齊國著名的陰陽家鄒衍曾居住在燕穀山的寒穀裏,這個地方在現今的北京市密雲縣西南。這個寒穀十分美麗,但是沒有陽光,非常寒冷,不能生長五穀莊稼。鄒衍住到這裏以後.每日吹奏律管(律管屬於民間樂器,本是用竹管或金屬管製成的定音器具,鄒衍吹奏的律管是用葦子做成),律為陽聲,傳說可以使大地溫暖,因此,寒穀內的大地便漸漸溫翟暖.以至於生長出黍子來,  “寒穀”就又被稱為“黍穀”了這裏把邵雍比做鄒衍,將安樂窩比做黍穀,春天的陽光回到了安樂窩,使得舉世之人,紛紛前來,或者學習,或者遊覽,或者憑吊,或者瞻拜。 另有鹿傳霖書寫的匾額“知機其神”和邵雍後裔邵祖爽題寫的對聯“內聖外王,能大而化;察來彰往,知機其神”,今均不存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