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鄉市華夏邵雍易學文化研究會新鄉市華夏邵雍易學文化研究會

邵雍故事邵雍故事

您現在的位置:首頁 > 邵雍故事 > 故事詳情

邵雍傳說故事——幫人打官司

閱讀:987 發布時間:09-19 來源:本站

王更貧窮,和老母靠幾畝薄地維持生活,每日起早貪黑,辛勤耕作。勉強度日。

王更的地緊鄰村裏一個財主的地。財主心狠手辣,貪得無厭。自己有良田百畝,卻還想霸占王更的幾畝薄地。今天占一寸,明天侵一尺。一來二去,王更的地讓他霸占了一多半。王更看在眼裏,氣在心裏。財主有錢有勢,王更敢怒不敢言。

一天,王更下地幹活,見自己的地被財主快侵占完了。莊稼漢沒了地怎麽生活?地是莊稼人的命根子,奪了地等於硬把人往死路上逼。王更再也無法忍受,就求人寫了狀紙告到縣衙。

縣官看了狀紙問:“王更,你的地被侵占可有證據?“王更說:“原先的地東西寬六丈,現在隻剩兩丈多,這是明擺著哩,要何證據?”縣官又問:“你可敢與他當堂對質?”王更說:“情願對質。”

縣官傳來財主說:“王更告你侵占他地,可有此事?”財主說:“大老爺,他是誣告,他的地一年前就賣給我啦。他現在還在種,占了二丈多地不給我,我沒告他,他倒來告起我了。求老爺給我作主。”

王更忙分辨說:“老爺,休聽他胡言亂語,我什麽時候把地賣給他啦?有何為證?”

財主“嘿嘿”一聲,冷笑說:“現有文書為證!”縣官道:“把文書呈上。”財主遞上文書:“老爺請看。”

縣官接過文書,但見上麵白紙黑字。寫的清清楚楚,王更家貧自願將幾畝薄地賣給財主。上麵有保人、證人、說合人,一應俱全,還有手印。縣官又傳來當事人等,當堂對證。一個說我是證人,一個說我是保人,一個說我是說合人,又一個說:“王更,明明是你自己情願賣地,當時還是我寫的契約。你母親還摁了手印哩。”

縣官一聽,把驚堂木一拍:“刁民誣告!拉下去重打二十,轟下堂去!”

原來是財主侵占了王更的地,並預先買通當地幾個無賴,偽造了賣地契約,又騙逼王更年邁老母摁了手印。王更萬沒想到被侵占的地沒要回來,連剩的地也名正言順成了財主啦。自己反落了誣告的罪名,遭到一頓痛打。這冤枉向哪裏去訴?難道老天沒眼,讓我受這不白之冤?沒了地,往後我母子倆如何生活?王更越想越氣,越想越傷心,不覺大哭起來。

這天,邵夫子訪友途中,見王更哭的傷心,上前問道:“青年人,有什麽難處?如此傷心?”

王更見是樂於助人的邵先生,知他常幫窮百姓排憂解。就把自己的告狀經過講了一遍。

邵夫子聽王更講的確切,說:“這個糊塗縣官,怎能如此定案?青年人,你別傷心,你再去擊鼓鳴冤。”王更說:“我剛讓痛打二十,轟了出來,實在不敢再去了。”邵夫子說:“你到大堂隻需如此如此,保證你打贏官司。”王更一聽連聲稱妙。

王更二次到縣衙,大喊冤枉!縣令見又是王更,就沒好氣的說:“大膽王更,還有什麽冤枉?”王更說:“稟老爺,財主的契約純屬偽造。”“胡說!人證、物證具全,怎能是偽造?你有可證據?”“要證據,實實是沒有,不過老爺可把證人、保人等一個一個單獨過堂,問他們立字據時,吃飯喝酒了沒有。問他們喝的什麽酒,在哪家飯館,幾個碟子,幾個碗。什麽時候吃的飯。如果他們個個說的都一樣,立的字據便是實。我情願不要地。若是個個說的不一樣,驢嘴不對馬尾,說明字據是假的。財主自然是霸占我的地。望大老爺明察,替小人作主。”

縣官聽王更一說,覺得挺有道理,怪自己一時糊塗,草草定案,豈不冤枉好人?於是,傳來一應人等,分別審問。結果,有說吃飯的,有人說喝酒的,有說光吃飯沒喝酒,有說在張家飯館,是中午吃的飯,有說是在李家酒店,是晚上喝的酒。說得亂七八遭,牛頭不對馬麵。

縣官見狀大發雷霆:“大膽狂徒!竟敢作偽證,偽造契約,欺哄老爺,給我拉下重刑侍候!”眾衙役一聲堂威,嚇的眾人屁滾尿流,隻好招了實情。財主隻好乖乖地把地還給了王更。此後,王更更加勤奮耕田種地,奉養其母。他逢人便說:“要不是邵先生給我出主意,我的地就完了,我母子倆就不會有今天”。